The Last Goodnight

“Acciolin. ”


飞来咒无法召来活着的生物,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场注定没有尽头的等待。


最后的最后,只有我们守着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了吗?那么,再说最后一句“晚安”吧。


晚安,和跨年的烟火道别,和幽暗的深林道别,和人声鼎沸的巷落道别,和瞬息万变的竞技场道别,和灯光旖旎的舞池道别,以一曲《初遇》落笔,以《吾将远行》做结。


晚安,祝好梦,祝长川波涛涌,回首望青山。

评《深谙》:随从显形

原文:《深谙》by苏岸西 


—他俩谁先动的心?

—我先动的心。


“两个人站在一起像一堵优雅又怪诞的高墙。”


优雅又怪诞,让人想起什么呢,想起中世纪风格的鎏金长袍和檐上架着眼镜的礼帽,想起通体发着蓝色或红色光芒的魔杖和战场上相依而立交付的肩膀,想起漫天大雪中蜿蜒的红色,想起沾着血迹笑得温顺的嘴角,想起桥头对着死去的灵魂体的三声枪响,像送别的礼花,又像锤头鲨号甲板上升起的烟火。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忘记抬头看的烟火。


“像是在心动,棋逢对手的快感甚至胜过万字情书。”


他说更习惯自己做执棋者,却在相遇后安然将掌舵的责任交到对方手中。


“白昼将至的光线漫过...

Accio, Lin

BGM歌单“希望你自由,祝你自由。”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习惯了晦涩委婉,他们本身也无法直白。


一个是疯狂着并痛苦着,不解着又臆想着。

一个是是清醒着并痛苦着,沉默着又忍不住耽溺着。


「这悠长命运中的晨昏

    常让我 望远方出神

    晚风中闪过 几帧从前啊

    飞驰中旋转 已不见了吗」


我想起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有人说,在他们结下血盟的那一瞬间,格林德沃已经看到了很多年之后他们分道扬镳...

短打知乎体

我爱他光明落,又因我而不可能落;

我爱他惯于逃,又因我受困不愿逃

苏岸西:

非常非常极度的ooc!


--------------------------------------------------------------


提问:到头来你们觉得自己爱TA什么?



匿名用户:我爱他嗓音沙哑又意外清朗,爱他沉默不语却一切心知肚明。我爱他凡事笃定不论他人言语,爱他维护我时不自觉强硬。我爱他冷淡疏离刻意隔绝喧嚣,爱他面对我时笑地肆意没有防备。我爱他骄傲张扬手段狠辣,也爱他不怀好意呼吸狡黠。



我...

SKK随想录

纪念我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死去的爱人。

和我们那腐朽却炽热的爱情。


诗人拿起了笔。

他说,我只为一个人写诗。


用绷带和枪火,再沾上鲜血的颜色来配,

背景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和暴风雨前沉闷的海风。


他是橘子汽水味道的风,蓝色的落日。

他是污浊的忧伤宇宙混沌初开的第一温柔。


蓝色的海浪落拓,翎羽是他的风披。

“中也。”


洞庭的月色堪赊,

他眼里的鸢色也堪折。


他叫出他没有姓氏的名字,

像仲夏橘子汽水里碰撞的碎冰。

“太宰。”


像一个骑士再去接回他的爱人。

像亲吻一朵初沾晨露的玫瑰。

带走暗夜,带...

𝓢𝓮𝓿𝓮𝓻𝓾𝓼

总有人立于黑暗中

为光明吟诗至悲恸

敬他未曾光辉灿烂的一生

化一场酣畅淋漓的长风

𝓢𝓮𝓬𝓽𝓾𝓶𝓼𝓮𝓶𝓹𝓻𝓪

风雨夜,想用中国人的笔法写教授。

许是蜘蛛尾巷有只猫跑过去,消失在墙角前,冷冷回过头看的那么一眼。

像一团沾满风声雨气的破故纸,“哧”的一声燃尽了,没想留什么给人怀念。

但就是让人无比怀念。

“西弗勒斯。”

Q:宝贝 情人节快乐噢!天天开心!

迟到一天的感谢!抱抱也是!元宵节快乐!

以伊卡洛斯之名

致Lion,


我总是在没有星星的夜晚里梦见你,Lion。


我梦见霞谷滑行赛道轰然开启的大门,晨风中摇曳跳动的烛光和看台上的欢呼,夕阳里手握长矛沉默不语的雕像,和天边城堡的黑色剪影,像梦里的你一样触不可及。


我梦见圆梦村打着旋飘落的雪花,一寸寸被热忱燃烧的心火点亮的高塔,我梦见轨道上命运般循环往复的石船和船头站着的身影,有着不管我怎样揉眼睛都看不清的面庞和表情,上下翻飞的白色鸟翼像是漂浮在天空的鱼群。


我梦见不知何时燃起的战火从暮土直烧到雨林,我梦见折断的刀戟,在一个人手里熄灭又被另一人重新点起的火焰,和硝烟与死寂中,傲然树立着烈烈作响迎接晨风与日光重新降临的战旗。...


优秀永不为年龄所困囿。